【不义设定】旧日寻梦(脑洞)

先放脑洞。更新随缘。

不义世界的老爷(被洗脑设定),反抗军来搭救,和超人阵营的打一打被传送到了过去。老爷因为脑控的后遗症失去记忆。两个时间线的老爷二合一了,所以在外人眼中是老爷失踪了。老爷在过去的哥谭逐渐恢复记忆并拯救未来,达成he。

【超蝙】夜行生物(一发完)

灵感及部分人物设定来自漫画《蝙蝠侠 夜行生物》

超级英雄是每个小孩都向往的对象。对于布鲁斯来说更是如此。

是的,他叫布鲁斯,有着和他的偶像蝙蝠侠相同的名字。他会穿带有蝙蝠侠logo的衣服,周末去蝙蝠纪念馆,对有关漫画了如指掌,像你我一样,他是一个十足的蝙蝠迷。

他有着幸福的家庭,他的家庭还算富裕,尽管不能和漫画里的韦恩家相比。

直到一天,在一伙歹徒闯入他家门时,一切都改变了。歹徒用枪指着他,而他的双脚像灌了铅一般沉重,他用他能想象得到的最锐利的眼神盯着歹徒。布鲁斯在内心祈祷着,他想起了蝙蝠侠,布鲁斯从未像这样一般渴望他的出现,渴望他来拯救这一切。如果他在,他就可以……他就会……

布鲁斯模糊地记着一声枪响,然后世界归于黑暗。等他再醒来,一切都改变了。

——
克拉克·艾尔是个小说家,在业余时间他来医院做义工。

在他房间里的这个孩子名叫布鲁斯。他的父母死于歹徒的枪口之下。那个男孩见到他有些拘谨,但仍旧很有礼貌。他唯一提出的请求就是认克拉克给他带几本漫画來。

克拉克摊开漫画书,他能闻到油墨的香味,“蝙蝠侠从楼上跳下,撞见了企鹅人……”他的话还没念完,就被一阵开门声打断了。

进来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看上去三十岁出头,他皱着眉头,似乎对克拉克在这有些不满。

“早上好,温莱特先生。”布鲁斯向男人打了声招呼,“温莱特先生是之前照顾我的义工。可能医院的出了什么差错,我也没想到会有两个人。”

克拉克想伸出手,但那个姓温莱特的男人冰冷满脸写着拒绝。他只好作罢。

温莱特并没有理会他,只是拿出一本书安静地看了起来。

克拉克转过头,继续讲起来漫画书的故事。

“克拉克”男孩在故事结束时,问道,“你相信蝙蝠侠的存在吗?”

克拉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安慰他,“我不知道,也许吧。他也许就在某处看着我们呢。”他望过去,只有被风吹动的窗帘。是那么的孤寂。

——
克拉克想做一些别的事,他总觉得除了给男孩读漫画书,他仍有别的途径能帮到他。克拉克找到处理此事的戈登·胡佛警官,他支支吾吾也没给出个明确的回答,后来干脆让他少管闲事。

克拉克失望地离开警局,却在走廊听到了几个警官的谈话。

“听说那是一个怪物。他一下就把那几个混混就揍晕了过去。他们还说他有翅膀。他们还请求我们保护,以免那夜行生物來找他们。”

夜行生物?克拉克摇摇头,现在不是构思小说的时候,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克拉克匆忙赶回医院,空旷的街道上路灯发着微弱的光。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他的眼中冒着红光。

——

布鲁斯躺在床上,他把被子裹好尽管这里并不冷。这个下午,温莱特带他去了墓园。他本能想地逃离。

不该是这样的……不应该……

他父母的名字就这样刻在了冰冷的花岗岩墓碑上。他想闭上眼,他在内心尖叫。而在现实中,他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在梦中布鲁斯看到一个黑暗的影子,他游荡在街道间,在蝙蝠侠的拥簇下滑翔着宛如黑夜的主宰。

布鲁斯从梦中惊醒。他惊魂未定,雨水打着窗户,就像梦中的蝙蝠在拍打着翅膀。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有人抱住了他。他低沉的嗓音安慰着自己。

“你安全了。安全了。你……不再孤单。”他喃喃念道。一种奇妙的安心感抚慰着他的心。

——
当克拉克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场景。克拉克开门的动作停了下来,但温莱特已经发现了他,这一次他只是示意让克拉克保持安静。那个叫布鲁斯的男孩还在床上睡着。

那个男人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冷酷无情。

借着月光克拉克难得有机会好好打量一番这个温莱特先生。他轮廓分明的脸在黑暗下显得凄冷,他坐在那,像一位黑暗的贵族。却那么孤独。

医院的护士们曾告诉克拉克那个温莱特是来自波士顿的一个律师。一个年轻多金的律师。

温莱特似乎发现了克拉克在盯着他看,他回视过去。克拉克尴尬的笑了笑。

第二天,布鲁斯的似乎比昨天精神多了。克拉克又拿来一本漫画书,这是那个男孩的最爱。里面的故事总能让他找到安慰,给他勇气。

他们甚至一起制作了一个简易的蝙蝠灯,克拉克开玩笑的说,让布鲁斯试一试照在窗户上说不定蝙蝠侠真的会來 。

当漫画读到一半他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脚步急促而混乱。克拉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站在布鲁斯前面,紧紧盯着那扇门。而他现在唯一在手边的武器是一本漫画书。

门开了,黑洞洞的枪口朝着他们,像是恶龙的眼睛。克拉克护住布鲁斯。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影子破窗而入,他和那个歹徒扭打在一起。黑色的影子回头看了一眼,尽管他没有发生,但克拉克读懂了他的意思,他们仿佛天生的搭档。

克拉克把布鲁斯抱在怀里跳下窗,他翻滚了几下,终于落在坚实的地上。

“蝙蝠侠。”在他怀里的布鲁斯抬头说道。

三分钟,那个黑色的影子又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夜色衬得他异常高大。克拉克看不到那夜行生物的脸,脑海里却回忆起了温莱特的眼睛。

深蓝的眼睛像最幽深的海底,神秘而危险,却又引人探究。

——
之后,警局的人带他们两个做了笔录。袭击他们的人正是那天杀死布鲁斯父母的犯人。

但警察们只字不提关于那个夜行生物的事,甚至警告克拉克别随便乱说。

“你最好收收起你那丰富的想象力,在你被DC公司告侵权之前。”胡佛这样对他说。

布鲁斯出院那天,克拉克再次见到了温莱特。阳光的照耀下他的表情甚至多了一丝柔和。克拉克有很多问题想问,蝙蝠侠,夜行生物,还有温莱特手腕上的伤。但这一切似乎问题又没有那么重要了。无论他是谁,他都是一个拥有一颗温柔而又坚韧勇敢的心的英雄。

“我能冒昧地问一下你的全名吗,温莱特先生?”克拉克伸出手。

“布鲁斯……布鲁斯温(韦恩)莱特” 他答道。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握住了克拉克的手。                         
                                                                          
END

新年晒书。入坑三年以来的成果。     以及新年快乐。  

【超蝙】布鲁斯韦恩的超人抱枕 上

诈个尸。

——
布鲁斯韦恩在夜巡时摔断了腿。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至少布鲁斯这样认为。但看到阿尔弗雷德痛心疾首的样子,布鲁斯内心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第二天阿尔弗雷德把一个纸箱子放到他面前,“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说道,“医生说垫高腿有助于恢复。”他打开箱子,布鲁斯皱了皱眉。一个等身的超人抱枕躺在里面。

布鲁斯退后了一步,“不,阿尔弗雷德。我早就过了那个年纪了。”

阿尔弗雷德依旧不依不饶,“但是布鲁斯少爷。这可是一个系列品牌,如果您试用的话,可以保证销量。我们才能帮助韦恩企业度过财政危机。毕竟您的蝙蝠飞机和蝙蝠车时不时就意外报废了。”

最终布鲁斯不得不一脸不高兴地抱着超人抱枕回了卧室。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这个超人抱枕要还原度有还原度,要舒适有舒适。

布鲁斯韦恩有一个恐怖的惊天大秘密。是的,布鲁斯他,喜欢抱抱枕。特别是这个习惯和黑暗骑士的身份联系起来时,啊,简直太恐怖了。

布鲁斯小的时候就喜欢抱着流行卡通人物的抱枕,这能给他一种安全感。特别在他父母去世后,尽管他把玩偶都扔到一边,但阿尔弗雷德总能把它们找回来,再塞到他的床上。他和阿尔弗雷德比起心照不宣地守护着这个秘密。

直到他成为蝙蝠侠,他也会把枕头拿过来一半斜着睡。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接受这个超人抱枕。布鲁斯和床上的超人抱枕对峙了一会,最终布鲁斯不得不向睡意屈服。他一头扎进床上,犹豫着把抱枕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超人抱枕比他想得还要舒适、温暖,还带着人体特有的温度?见鬼。布鲁斯瞬间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把超人抱枕踹下床。超人抱枕落在地上,表情依旧那么无害。

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抱枕。你只是过度敏感了。布鲁斯试图说服自己。

另一边大都会的公寓里,小记者抬头仰望天花板。当他意识到自己从床上摔下来时又立马站起来。确信自己没有把地板扎穿后松了一口气。然而并没有。清醒过来的克拉克反而更加烦恼。

这不过是一个梦,春梦?哦,不。只不过梦见自己和最好的搭档、朋友—布鲁斯在一张床上,相拥睡在一起。他得承认布鲁斯很有魅力,被称为最性感的男人不是没有理由的。克拉克更加不安了。

联盟的例会如期召开,可超人却难以集中注意力。蝙蝠侠正在说这什么,但超人只看到蝙蝠侠露出的下巴,他的唇。如此性感。

那个诡异的梦里布鲁斯趴在他身上,像一只巨大的猫科动物。而他搂着布鲁斯的腰。布鲁斯的唇离他那么近,不用超级听力,他都能听到布鲁斯的呼气声。

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这样关注布鲁斯?

也许是一个月前在荒岛的那个夜晚。也许更早。

TBC

黑化老爷们(对了还有个性转的布鲁西)再跟巴巴托斯前颜值还是不错的。跟了巴巴托斯后……不忍直视。毁灭蝠除了变身后颜值降低外,完全没有副作用啊(带智商的毁灭日,多可怕)至于其他的,你们该相信,黑化的副作用是降低颜值。

【超蝙】克拉克相信着(短小一发完)

你感受到过孤独吗?
仿佛整个宇宙就只剩下你一个人。这不是玩笑而是真的。
你飘荡在宇宙中,你能看到无数星辰,还有碎片。那颗蓝色星球的碎片。
克拉克感到孤独,再失去氪星后,他又一次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地球。
他的眼睛微张着,人们在逝去前会想到很多东西。
比如,小镇金黄的麦浪,爸爸妈妈的笑脸,还有……还有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很难定义这种感觉,他应该感到愤怒,在被自己所爱的人背叛之后。但更多的,在他内心感受到的是悲伤。他早该意识到,布鲁斯内心的伤痛,他早该采取行动而不是原地等待,认为该给他一些空间。他应该去陪他,在布鲁斯将自己一个人封锁在黑暗之后。他们太过于依赖蝙蝠侠,看惯了他的无坚不摧,所以忽视了深渊下的哀鸣。
在最初认识布鲁斯,他曾有过疑惑,他担心驱使布鲁斯在黑暗中前行的是否是正义,还是只是单纯的复仇。直到克拉克真正了解布鲁斯,他才明白,布鲁斯内心存在的是希望,对于哥谭的希望,对于在那个小巷的结局能有所改变的希望。于是他化身为黑暗骑士,在黑暗中踽踽独行,成为照亮哥谭的希望。
克拉克相信着,在这个男人伤痕累累的躯壳下,是一颗高尚的心。
“你不懂,克拉克。你永远不懂。像你这样的神灵,永远不会明白凡人的痛苦。”蝙蝠侠站在阿卡汉姆摇摇欲坠的房间里。这里有两个人,还有一具尸体,小丑的尸体。他的胸口有个大洞,脸上却露着疯狂的笑容。
蝙蝠侠站在火光间,“你自以为是的以为能拯救一切。但你错了,这个世界是注定要毁灭的。因为光明是容不下黑暗的。”
“拜托你告诉我,布鲁斯。你是被控制了,你不该这样。”超人看着蝙蝠侠向自己走来,他的肩膀被氪石矛戳穿,被钉在自己身后的墙壁上。
“哈哈。”蝙蝠侠笑了,他笑得快喘不过气来,“你真的这样认为,哦,可怜的克拉克。你还在相信什么?”蝙蝠侠停止了狂笑,他的眼神又恢复了那种冷漠。他没有戴着头罩,脸上还有未干涸的血液。那不是他的血,是那群疯子的血。他让阿卡汉姆在火光中燃烧殆尽。
克拉克相信着,直到蝙蝠侠把氪石矛拔出来,死死插进他的胸口,他依旧相信。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但他看到了,布鲁斯的眼泪,在那张扭曲的脸上。
没必要了,没必要在看着这如闹剧一般的世界了,他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这真是太可笑了,不是吗?他们所有人,挣扎着,在宇宙的缝隙,到最后却只能落得一个毁灭的结局。布鲁斯感到
愤怒,那种无力感,压抑在他的内心。他无法抑制住那些情感,直到它们把自己吞噬。但在这愤怒之下,另一种感情悄然酝酿。那是,欣喜?
布鲁斯走出阿卡汉姆的打门,外面还在下着淅淅沥沥小雨。他看到了水中自己的倒影,为什么要哭,布鲁斯?哈哈哈。他不想再看到这幅画面,虚伪、软弱,是你杀了他。
布鲁斯挠着自己的脸,直到那双眼睛里,只剩下空洞。
他给了自己一个满意的笑容。
我臣服于你,我的主人,巴巴托斯。
从此再也没有蝙蝠侠,只有狂笑之蝠。
他会去那个所谓的光明宇宙,那群不知黑暗为何物的人。至于巴巴托斯的计划他并不在乎。只是这样想着,狂笑之蝠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这太有趣了,看着希望破灭的感觉。
END

很久没写文了,手都生疏了。以及,这绝对不是再摔错位脚之后的报社(看我无辜的眼神)

论一个合格蝙蝠侠粉丝的房间。团长不愧是团长。

这台词。I really loved you。虽然剧情很虐,还是平行宇宙,可这台词。官方爸爸不愧是官方爸爸。

论人的倒霉力

你们理解那种走下坡路踩到自己鞋带然后被摔个狗啃泥的感觉吗?现在腿还肿着。觉得老爷给我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学会了忍受疼痛吧。忘了提关于更文的事,高三党比较忙要等高考完了。不过偶尔也会抛一些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