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侠,吸血鬼,暮光之城。
暗示钦定吗

笑蝙刊太虐了。老爷发疯,阿福阻止老爷。
即使处于疯狂的边缘老爷也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要伤害他,你从没打过阿福,从不。停下,他爱你,看看他。
还有阿福拥抱老爷:我的职责是保护你。
哭了。

【授翻】不要忘记我第一章(下)(BW,SL)

Bruce


他们把我的头发和胡子都剪短了。没有这么重的东西感觉很奇怪,我觉得反常的很自由。没有那些,更容易脆弱。我的脸很干净,看东西更轻松。我不想这样。


他们会用它来对付我。就像他们一直做的那样。


当我坐在一张床垫太薄、闻起来像防腐剂的床上流汗的时候,我感到恐惧又回来了。那个穿红蓝衣服的人告诉我,这个医生不会伤害我。他告诉我他会留在我身边,这让我感到莫名的安慰。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我身边,这样会对我有什么帮助,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不想让他丢下我一个人。我不想看医生。


医生会伤害你。他们在你身上,扎你,测试。他们把针扎进你的皮肤,让你的意识燃烧。他们把一切都颠倒过来,让尖叫使你耳朵流血。我不想见他。


“,我是J'onn。我跟你说的那个医生,他不会伤害你的。我就在这儿。就在你旁边。”


我看着那个穿着红蓝衣服的人,然后警惕地回头看他说的那个人。这个人有着深色皮肤,面带微笑。他的牙齿很白。眉毛很高,双手很谨慎。我的肩膀放松了一点,但我还是伸手去拿我的红毯子,用手指迅速地盖上。那里感觉像丝绸一样,有助于平复使我胃绞痛的紧张。


“你好B,我需要看看你。可以吗?”


我皱眉,转动肩膀,“好吧。”


那个穿着红蓝衣服的男人微笑了一下,眼睛闪着明亮的蓝色。一些温暖和熟悉的东西牵引着我,看到那个微笑,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它上面一会儿,让自己从那个深色皮肤的人身上转移开。他走得离我足够近,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在我的脸上,我一动不动,双眼紧闭。


“没关系,B,我就在这儿,”红蓝相间的男人轻声说道,他的声音安慰着我。当我感觉到陌生人人的手在我的太阳穴,脖子和肩膀上小心地戳来戳去的时候,这有点帮助。他们无声的移动沿着我的肋骨和背部,然后是我的腿上,最后到我的脚上。


“B,你需要增加一些体重,大概三十到四十磅。看来你身上有寄生虫。其他的伤口,都太久了,我无法治疗。他们自己痊愈了,会留下疤痕。我会给你吃富含脂肪的食物,然后马上让你服用抗生素和抗寄生虫药。”


我眨了眨眼,睁开眼睛看着他,皱眉,“你怎么知道这一切?你没捅我?你没有伤害我。”


”不,我不需要。”J'onn对我微笑,他的眼睛眯起来,"我可以用意念读懂你的身体。很棒,不是吗?"


我看了看我的膝盖和红色的毯子。我又用手指按了几次,忽略了这两个人之间谈话的轻柔的嗡嗡声。当他们结束的时候,那个红蓝相间的男人又站在我面前,他皱着眉头看着我。


“你今晚得留在这儿,以便J'onn能观察你。他想做一个静脉注射。也就是说他得用针扎你。但这只是一针,仅此而已。


我感觉到脸上和脖子上冒出了汗珠,但我还是点头了。为什么我希望这个男人因我开心?为什么我要为他勇敢?我不明白。“


"你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这个问题就从我脑海里溜了出来,我立刻低下头,以避免受到我确信会到来的打击。


"Clark。 我应该早点告诉你。 我叫Clark。"


“你会留在这吗? 就像你答应过的那样?“


他笑着说,“是的。 我会。 我会待整晚。 我不需要睡觉。“


"为什么?"


“因为我是外星人。”


我对他眨了眨眼,用手指再次摩擦那条毯子,然后点了点头。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但我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我最初的恐惧没有那么强烈,我觉得我认识这个地方。我觉得它看起来很眼熟,虽然我知道我不可能知道它。


我所知道的只有痛苦。


我颤抖着,耸起肩膀,低头看着我的膝盖。


就在这时,一个高个子的黑发女人冲进房间,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惊慌失措。


——


Clark


现在没有时间警告Diana,也没有时间阻止Bruce离开她的视线。


她走进房间的速度如此之快,我几乎没有时间注意谁进来了,是她。


然后她拥抱着Bruce,他再次僵住了起来,从他的胸腔里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就像一只狗被踢了一脚。


Diana猛地从Bruce身边抽回身子,这样做的时候,她自己也绊了一下。


Bruce呼吸过快,心像一只被困在罐子里的蝴蝶。我走到他们中间,挡住了她的视线。


“黛安娜……他不是……他 ……”


"他怎么了?" 她说话的声音被扼住了,眼睛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这里不行。现在不行。我不能……我们现在不能谈论它。“


“Clark,”我背后低语说出的名字让我停下来,我转身看着Bruce。他伸出手,死死地抓住我的一只手。我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祈求理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知道怎样才能让这种情况不那么糟糕。


"Diana,他会没事的。 但他不记得我们了。"


"他说了你的名字。"


“我刚告诉他的。大概花了几个小时才让他相信我。他在一个混乱的地方。发生了很多事。我现在不能谈这个。 但你需要……你需要离开。"


当她张开嘴尝试说点什么的时候我咬了咬嘴唇,然后她停下。下一秒她大步走出房间,Bruce紧握的手逐渐放松,然后才完全松开。


“我不喜欢她。”


"她……她以为你还记得她。"


"她是谁?"


“她是你一生的挚爱,一个非常关心你的人。 我们一直在找你,找了很久了。"


"我不明白。"


我低头看着他,在他憔悴的脸颊上,没有胡子和削短的头发,“你会记得的。假以时日,我相信你会的。。 但在那之前,我们会慢慢来。 我不会强迫你,别人也不会。我们会专注让你的身体先好起来“。


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Bruce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J'onn回来。当他几乎不想再为静脉注射而反抗时,我感到惊讶。我以为他会再次崩溃。必然有更多的眼泪。但他都没有。没有,他坐在那里,嘴唇紧闭,脸色苍白,看起来就像要昏过去一样,但他又握住了我的手,像握住救生索一样。


我荒谬地为他感到骄傲。


随着药物在他体内涌动,医疗室的灯光也暗了下来,我找到了一个座位,把它拖到Bruce的床边过夜。他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他的身体松弛但目光锐利,我坐下来朝他微笑。希望他看到我的意图仍然是好的。我仍然值得信赖。


当他视线最终离开时,我发现自己对他的小破布很好奇,我愿冒险将它从他身边扯下来。当他睡着的时候,他的手松开了,布料滑落到床单上,就像雪地里的血。


当我的手指卷到它干净的边缘时,我知道了。


我不知道我之前怎么会没注意到。可能是因为它沾满了泥土和血迹。因为它太恶心,所以我不想那么仔细地检查它。


但是我现在看到了,当我再次看到Bruce的那一刻,我开始建造那堵墙,直接从中间裂开。我的肩膀开始颤抖,直到抽泣声涌上我的喉咙。我紧紧控制着所有声音,把额头贴在床沿上,希望眼泪能安静地流下来。 他们也确实如此。


它们在床上留下湿润的痕迹,我小心地吸了口气,试图把Bruce经历的事情理清楚。我试图理解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但是,我做不到。我太情绪化了。我太担心,害怕和不安。我所能做的就是崩溃和感受。它感觉很糟糕。 感觉窒息。


Bruce在睡梦中转过身来,盲目地在床上摸着布料的碎片,然后又把它抓住在他的手指上,我咬着嘴唇,把声音留在里面。


这么久以来,他一直抓着披风的碎片。


他一直抓着我披风的一部分,希望我能来救他。


【寻文(已解决)】一篇AO3上的文

寻一篇AO3上的文,一章完结,阿卡姆骑士背景,老爷被杰森误杀?(杰森让蝙蝠车发生了爆炸,结果老爷重伤不治)

我找到原文了,地址见评论。如果有人想看,我可以试试去要授权。

补一下授翻图

原作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100666/chapters/37607009

【授翻】Forget Me Not 第一章上(超蝙友情向,BW,SL)

预警一下本文超蝙是友情向,蝙蝠侠/神奇女侠,超人/露易丝莱恩。

原作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100666/chapters/37607009

感谢Batsymomma11太太的授权。我有限的英语水平有很多错误和翻译不到的地方。

希望大家到ao3给原作太太点Kudos.

摘要:

这是BruceWayne,亿万富翁,慈善家,39岁。

这是Batman。

武术大师,语言学家,空中侠客,JLA的战略家。

我的眼睛看向那颤抖的身影,弯曲的肩膀上面有干涸的血迹和汗渍,到他发炎感染的手腕和脚踝上的皮肤上。然后是他那油腻的头顶,那里的头发看上去就像下面那苍白的皮肤一样黯淡无光。

这是Batman。

这场景-令人心碎。

BruceWayne失踪了将近一年。JLA找到了他,但当他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只是曾经的他的一个躯壳。他的心智迷失了。

第一章 上

Clark

他看着我,就像一个最喜欢的玩具被偷了的孩子。眼睛睁得大大的,水银般的蓝色,皮肤苍白而消瘦,两只手无助地从他残破的身躯里伸出来。

“求你了,别拿走那个。”

我用双手握着那条破烂的红色布料,独自一人抑制住自己因为这气味而想呕吐的冲动。“它又脏又破。”

“不要拿走它。”他低声恳求着,爬得更近了,显然感觉他这样做是在冒很大的风险。他从头到脚都颤抖着,仍伸出那双曾经漂亮而有力的手,“求你了。求你了。这是我的东西。”

我低头看着他,看着他那瘦削的肩膀和一头乱蓬蓬的黑发,有什么东西掐了我的喉咙,让我无法呼吸,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悲伤。极度痛苦的悲伤。如果我不小心,我抑制住的泪水就将让我窒息。

“它需要清洗。”

“不,”那人哭喊道,“不要清洗!你会毁了它。求你了!”

我皱着眉头看他,心脏狠狠地压着我的肋骨和胸骨,疼痛从中刺穿。Bruce从来没有求过我。据我所知,他从没求过任何人。但是这个人,这个憔悴的野兽——他几乎不再是人类了。Lex做了什么让他变成这样?

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才会害怕成这样?恶心的感觉在我的胃里翻腾,答案和画面填满了我的脑海。

我不想知道。

我必须知道。

“它需要被洗干净。”我小心翼翼地说,蹲下来与那人平视,“你也是。我会帮你。”

惊恐终止了他的肯求,Bruce挣扎着爬离了我,他的头撞在了牢房的墙上,蜷缩在他的双臂下,双臂恰好盖住了他的头。他缩成一团,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一个青春期的男孩。虽然那根本不是事实。

这是BruceWayne,亿万富翁,慈善家,39岁。

这是Batman。

武术大师,语言学家,空中侠客,JLA的战略家。

我的眼睛看向那颤抖的身影,弯曲的肩膀上面有干涸的血迹和汗渍,到他发炎感染的手腕和脚踝上的皮肤上。然后是他那油腻的头顶,那里的头发看上去就像下面那苍白的皮肤一样黯淡无光。

这是Batman。

这场景-令人心碎。

BruceWayne失踪了将近一年。JLA找到了他,但当他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只是曾经的他的一个躯壳。他的心智迷失了。

这十个月的寻找,比我想的更让人难以忍受。比他完全不记得我更让人伤心的是他像一个赤裸的孩子一样温顺虚弱,他的精神显然受到了深深的伤害。他的身体也如此。他在任何方面、样子或形式上都不像黑暗骑士。

我应该早点来的。我应该早点找到他的。天啊,他可能在我找到他之前就死了。

“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们之间传出一声轻微的克制的呜咽,我冒险用手指轻抚前臂,试图把他从那外表下唤出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缩得更紧了,就像花园里被发现的虫子。

我不想强迫他。我不想让事情变得更糟。但我们时间紧迫,我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和他讨价还价了。我试图把他从开着的牢门里哄出来。

“超人,六分钟内撤退。”

“明白,”我轻声回答,轻拍耳机来确认。炸弹将在八分钟内爆炸。之后这个实验室就会成为喜马拉雅山脉上一段乌黑的记忆。

“Bruce”我轻声叫他的名字,尽管知道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他不记得任何人。在他的脑海里除了他所遭遇的事情,没有其他任何东西。他迷失了自我。“我不会伤害你。我会照顾你。把你弄干净,给你食物。让你睡觉。你可以留着你的……”我低头看了看那片红色的织物,然后又把它递给了他,“你的毯子。我们可以清洗它的同时给你洗澡。我不会再拿走它了。”

这为我得到了他从前臂间斜着投来的一瞥,我对他淡淡笑了笑。我们盯着对方看了很长时间,我几乎打破了僵局,抓住他。几乎。

当我伸出我的手,扭动那块红色的碎布时,Bruce动了一下,最终,感谢上帝,他接受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激这小小胜利。我们离开房间的时候,我没有强迫他快走,虽然没有牢房的限制,但我能感觉到那种更快行动的紧迫感在我的耳朵里像战鼓一样越敲越快。我们得走了。

“动作越快越好。”我提醒,我紧紧抓住他脆弱的手腕,加快步伐,Bruce则努力跟上。如果我直接把他抱起来飞,会更快更安全。但这可能意味着辜负他的信任。而这充其量是微不足道的。

当我们爬上最后一段楼梯到达地面时,刺眼阳光照射着,我感觉Bruce在我背后绊了一下,他的腿完全瘫软了。

他嘶叫着,我放下手迅速捂住他的脸。

“那只是太阳,Bruce。”

灰色的眼睛眯着看向我,“疼。”

“你已经在黑暗中待着很久了。但这不会伤害你。太阳对你有好处。”

他看起来不相信我,但我没有时间去说服他了。

“我可以背你吗?”

Bruce畏缩地躲开了我,即使在我手里的那块红色碎布的帮助下。

“我可以飞得很快。我可以更快地把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不,不,我不想让你碰我。求你了,别碰我。”Bruce开始语无伦次地咕哝起来,双目紧闭,艰难地坐在风吹过的草地上。我别无选择。我们得走了。

我叹了口气,把胳膊勾在他的腿下,忽略他突然发出的颤抖的哭声。直到我使他贴近我的胸前起飞时他才开始认真打斗。他不是我的对手,但是他的战斗让我的内脏变成了毒药,我觉得暴力在我的目光中闪烁。

我想为此惩罚某人。

我要Luthor为此付出代价。生理上,情感上,精神上。我要他沦落到同样一团颤抖的污秽中腐烂直到他饿死在深渊中,就像我刚刚把Bruce救出来的那个一样。

“你会没事”我说,以会留下瘀伤的力量紧紧抓住bruce,这样他就不会摔死了。他在哭泣,抓着我的胳膊,眼里充满了泪水。“我不会伤害你。我要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你不会受伤的。”

“你在撒谎!”

“不,我没有”

他们骗了他多少次?他们用了多少种方式伤害他?他那么轻,抓着他时那么瘦,我能感觉到他的肋骨在我的臀部。我能感觉到每一次破碎的呼吸,透过他脊椎骨的脊柱的移动。

“求你了,我会乖乖的。我不会再哭了。求你了,带我回去吧。我不会再反抗了。我不会再伤害任何人了。我保证。”

“Bruce,”我哽咽着说出了这个词,感受着泪水从我的眼眶里冒出来,“那地方糟透了。我把你从那里带走是因为那里不安全。你现在安全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我要带你去个温暖干燥的地方。我们可以帮你清洗一下。让你吃饱。”

直到我们离在大都会的JLA总部一英里时,Bruce才安静下来。我放慢了速度,在黑暗的天空中漂浮,直到我看见为联盟成员准备的后门。我一踏进隐形屏障,我们就消失了,我肩上的肌肉也放松下来。

我们安然无恙地到达了。

我们做到了。

“Bruce? ”我一边问,一边把手移开,好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辨认出他的脸。他的呼吸又浅又急促,但他的眼睛是闭着的。他睡着了。我摇摇头,大步走向医务室。大厅对面有浴室和浴缸,我可以在那帮他清理干净。不把血迹和污垢冲掉,我看不出受伤的程度。我需要j'onn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然后马上开始治疗。

我把他放在硬瓷砖上打开水龙头的那一刻,他就醒了。

“我会把你弄干净。”

“不,”Bruce喘着粗气说,声音比以前更低更细,轻轻的低语,“求你了。不要。”

我摇了摇头,当我伸手去调温度时后悔和内疚让我的双手颤抖。喷头是可拆卸的,所以如果他坐在喷头下面,我们就能把最糟糕的部分弄出来。但我得给他剪头发。太乱了,根本无法挽救。还有他的胡子。我肯定这两个地方上都有一些生物。但我想为此我需要帮助才能把他压制住。

我不喜欢这个主意。

“只是洗一洗。”

Bruce的眼睛看向我的身体,他颤抖着,他的眼睛滑过我,像从前的自己那样点了点头。评估着。计算着。然后那个被吓坏了的男孩回来了,他开始哭了。泪珠静静地地从他脸上滑落,当我小心翼翼地剪掉他穿的衣服时,他仍然软弱无力。

在衣服下面,他被囚禁的证据多到简直难以承受。

很明显他被打了。很多很多次。但是在交错的伤疤和结块的血迹下面还有更多。有咬痕。他的臀部和脖子后面都有淤青的手印。我正要剥他脏裤子的时候,他抓住我的手腕,哭得更厉害了。

“不要再来了。我不能再这么做了。”

我盯着他,心脏猛烈地跳动,几乎听不到他说话。我心里有一部分明白他在说什么。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害怕了。为什么他在被脱光洗澡的时候,会安静地像这样被撕成碎片。但另一部分不愿相信或面对的,坚定地反对这个想法。

他现在看起来不像,但他是Batman。是Bruce。

我认识的最强壮的人。这个人总是有计划,不管绑得多紧多困难,总能逃脱。

我把这个想法推到一边,强迫自己脱掉他的衣服。当他一丝不挂的在那肮脏,痛苦中时,我看到了我不愿相信的证据。太显而易见了。太明显,我不得不转身离开,这样我就不会吐出来。

他大腿内侧全是瘀伤,都在不同时间产生。在他的背下部和臀部上。有些是手印,有些无法辨别,但都很清晰。这些说明了一个可怕的事。我希望我不知道。我希望我不知道我朋友遭遇了这么可怕的事。在我兄弟身上。

“Bruce,上帝啊,"我低声说,强迫自己去拿淋浴喷头。他软弱无力地躺在地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下巴向下,这样他的眼睛就看不见我了。但我能感觉到他的恐惧,就像有毒气体充满了整个房间。"我永远不会那样对你。”

“Bruce”我更急切地说,突然绝望地想让他理解我。他的眼睛向我眨了一下,含着泪水,充满血丝,空洞洞的。“我永远不会那样碰你"我指着他的皮肤,他的伤痕"我不会让你做那样的事。我不会伤害你的。”

Bruce盯着我,下唇颤抖着,然后点了一下头。它让我如释重负,我甚至没有擦干眼泪,改变了我的想法。我让它从我的脸颊落下,直到它像一个沉重的木槌扑通一声砸在瓷砖上。

我给他洗澡的时候什么都没说。他站着不动,让我仔细调整他的姿势,擦洗他的四肢。当我把布料递给他,让他清理自己更私密的部位时,他默默地服从,快速有效地完成。

当我给他擦了两次肥皂的时候,我能听到另一半救援队员回总部的声音,我迅速把Bruce擦干,让他坐在浴缸边的长凳上。

“如果我把你留在这里,你会没事吗?”

Bruce对我眨了眨眼,“什么?”

“如果我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你会没事吗?”

Bruce咽了口唾沫,双手紧紧抓着他围着的毛巾,“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要离开?”

“我马上回来。”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Bruce…”

他又眨了眨眼,困惑又沮丧,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叫我?”

“那是你的名字。你叫Bruce。”

“我不喜欢这个。”

“那么B呢?”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忧伤地点了点头,他的头发在我们之间形成了一道帘子。我需要和J 'onn谈谈,我需要帮他剪头发。但我也不想自作主张吓到他。特别是当他开始相信我的时候。

“B,如果我离开三分钟,然后马上回来呢?我需要帮助。我们要给你剪头发。还有你的胡子。”

“我的头发?”他拿起一缕头发,检查了一下,“它很重。”

“而且很脏。它必须被剪掉。”

“好吧。”

“之后你需要去看医生。”

这让我们回到了起点,Bruce带着一股恢复的力量从我身边爬了回来。他在瓷砖上滑倒,但随后他自己紧贴在远处的墙上,他瘦骨嶙峋的胸口随着每一次呼吸都在起伏。

“你撒谎了。你太坏了。你骗了我。”

我举起双手,这是我表示投降的最好标志,“我没有撒谎,B。他不会伤害你的。他只是想让你感觉好点。你病了。”

Bruce眨了眨眼,眼睛里充满了泪,“"医生不是好东西。”

“这一个是。他和我一样。他会帮你的。当他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一刻也不会离开你。”

Bruce的眼睛紧闭着,我能看到他在努力平衡呼吸。让他自己冷静下来。这是一个过去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心率,只用意志力就能停止心跳的男人。看着这一切让我很痛苦。

“你不会离开我?”

“是的,我不会。”

他睁开眼睛,眯成一条缝,猛然看到我们留下的那块红布的地方,那块他带进浴室的布。那块织物干净到可以看出它和我的斗篷一样的红色。

“你也可以拥有它。”

Bruce开始点头,喉咙后面哼响同时他迅速移动去抓那块碎布,然后把它偷偷塞回毛巾里。之后他坐在长凳上,一直哼着,眼睛紧盯着远处的墙。.

只当我离开房间去找j'onn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在哼唱《伦敦桥要倒了》。

wink的老爷,图2是家暴现场吗?有种下一秒大超就会吃氪石的感觉

泰坦第十一集剧透预警





——
这个剧情……我真的想打死编剧。
虽然说一切都是幻境,不过大少你的所有行为都是自己的选择。
幻境里老爷真是惨,家破人亡的那种。
大少就这样带着人去自己家抄家了。
前面还说只要有机会就会救老爷。后面直接杀爹。
虽说有老爷黑化的因素在里面(这都是幻境幻境),但老爷毕竟养你那么多年,做了那么多年搭档。你把老爷抓了关监狱我都可以理解。但你对着重伤的老爷补刀就不好了啊。踩老爷胸口上听到骨头断的声音,直到老爷断气。
在哪个宇宙大少不是蝙蝠家最省心的存在,也是老爷最好的助手。泰坦的编剧真的把大少OOC了,黑化成这样……

p1是漫画预览(似曾相识啊,这个嗯……)危机中的英雄#4
p2是布鲁西的电话留言(真是皮,又是伪精分的一天)
p3是老爷安慰小女孩(大暖男,温柔的想让人哭)
p4,p5很像某些ABO设定
p6,p7,老爷表示冰淇凌真香
p2-p7出自蝙蝠侠暗夜骑士(右下角有卷数)

泰坦的预告里出现老爷了。
剧情是二少被小丑弄残(没有死),然后老爷疯狂暴走。有特别凶的老爷(作为剧终BOOS多的存在)
好像还被抄家了。但警察真的敌不过暴走的老爷。
泰坦合力对抗老蝙蝠(你们该叫正联来的)